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鹞语世界

想飞,那爱的情线却把我牵住……因为,我深深眷恋这片土地……

 
 
 

日志

 
 

一个人的香樟树  

2009-03-26 11:18:0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自我凸立的阳山东麓,有一片广阔的香樟林,那四季常翠的深绿旁,有一个守护的老人。

  这个名字充满土味的老人,其实也才六十刚过。那深褐色的脸上写满沧桑,瘦弱的后背已经微微弯曲。三十多年的风雨,打磨走了当年的风华正茂,换来的是那成片茂盛的香樟林。

  在那个动乱的年代走向尾声的时候,林场的青年们纷纷走进返城的行列。人可走,林场的摊子不能散啊。从小失去父母的他成了最没有理由返城的人。他第一次放胆走到场长那里:那片荒山坡才刚整好,明年开春就该落树苗了。没人去的话,就我去吧。我无所谓,到那儿还不是填饱个肚子啊。场长暗自激动,紧紧抓住他的手:好好,好好,就你去吧!

  他默默的背着铺盖来到了山脚下,用木板搭建起一个简陋的工棚。春风吹来的时候,就开始了在山地上落树苗。一棵又一棵,一行又一行,那点点的绿色开始在黄色的山土上铺开,半个月下来,已经铺了半个山坡。他好舒坦。

  可老天不做美,树种下后,连续二十多天没下过雨。那幼嫩的油亮的叶子有点失色了,搭拉着脑袋挂在树枝。他知道它们渴了,要喝水啊。他挑起担桶去三公里外的村庄担水,一个来回要半个多小时,他坚持每天走了十小时,硬是让每颗苗都吃到了水。这回,也硬是让他的肩头脱了几层皮。

  有了这回痛苦,他索性在低洼处挖了个塘,把山上流下的泉水和雨天下的天水都装在那塘里,树苗们要喝水的时候就大大的方便了。

  第二年的春天,场长想起了他,来到林地一看,惊喜万分,拍着他的肩膀说:恩,你真的不容易啊。地都变绿了,树也都活了。

  他傻傻的笑笑。场长就怎么没说,他脸瘦了,也黑了。

  送走场长后,他就拿起了镐子去了山边,按照场长的意思,他要向周边的荒地要林。一天天的恳,一天天的平,在他的脚下,山麓又有了一大片平地。于是,他又把新的树苗种下去。

  从此以后,每年的他都在扩大他的绿色领地,每年种下他的香樟苗,每年照看着他的香樟树。这年年岁岁里,林场的人们几乎快把他遗忘,也在这年年岁岁里,他的青春渐渐失去。

  也有人给他说过亲。他摇摇头:没有哪个姑娘愿意呆这里的,我的命也是许多的叔叔婶婶给的,就让我一个人守着这山凹吧。

  香樟树在他的悉心守护中慢慢的成长着,在阳山的山凹里汇成了一片翠绿的海洋,淹没了他的小工棚,也淹没了他的身影。那圆润的叶儿撑起的世界,是那样的清新,那样的舒坦。

  开春的时候,他病倒了。新任场长来看他,场长说,也该换个新人类替你了。他央求着说:我习惯了,就让我在这儿守着吧,看不到这片林子,我心慌啊。

  场长走了,转身的时候,场长的眼里噙着泪。而他呢,又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拿起他的小山刨,走进了茫茫的绿色中。

  坚韧而含蓄的香樟啊,也在暗暗的流着芳香,给他祝福吧!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