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鹞语世界

想飞,那爱的情线却把我牵住……因为,我深深眷恋这片土地……

 
 
 

日志

 
 

在曾经属于刘文彩的地盘上  

2009-04-12 16:28:02|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小的时候,我知道了泥塑“收租院”,也知道了四川大邑县的大地主刘文彩。这次,我真的去了刘文彩的庄园。作为地方政府保留的旅游景点,在“受福宜年”门头上,挂着“大邑县刘氏庄园博物馆”的招牌。不看不知道,一看才明了。这个刘氏家族,早在明崇祯年间就已是高官在身。从安徽随张献忠进川起,就历代兴旺。直至近代,也不乏省长、省政府主席大官。刘文彩比去他的同族兄弟,他的川南税稽总办和川南清乡司令之职也不显得那样耀眼了。但刘文彩注定在中国的历史上要留下重重的一笔。因为他是盘居方圆几十公倾土地和占地几十亩的庄园的地主,也是土地革命的对象,再加上他那少了良心的盘剥手段,必然受到穷苦人民的愤恨。

  从刘氏庄园出来,站在宽阔的广场上,我的心从来没有这样的平静。我们也许会赞叹这个七拐八绕的庄园在当时是那样的宏大,感慨主人房间的装饰那样豪华,甚至会感悟到翘檐黛墙也浸润了苏州园林的风范,也会反问那收租院里揭露出的残酷手段是不是真实?但这一切,在今天好象已经不那么重要。在明媚的阳光下,这座曾经显赫的庄园也如沉淀的记忆一样,冷冷的雕塑般的凝固在那里。

  过去的刘文彩已经作古,人们记住的是他的剥削手段呢,还是显耀的家族历史。而我,不知道怎么的,那昔日被点燃的仇恨火焰没有了燃烧。我好象局外人一样,听着别人在叙说过去的一个故事。直到中午在对面的一个饭馆吃饭的时候,我坐在椅子上,再次看看这逆光下的庄园,还是久久不能其解。

  在这个曾经属于刘文彩的地盘上,我们现在能放肆的喝酒,那在当时是绝对不可能的,人类社会的进步和人权的平等,已经给予我们个性的自由。也许,现在贫富差距还很大很大,但明目张胆的持强霸道的时代真的已经结束,人是有贫富之分,但人的尊严没有高低之别。

  在这个曾经属于刘文彩的地盘上,这里的人们因为靠着他的遗产而做着旅游的事业。不管是他的有意还是无奈,让曾经被压迫的人民能够享有点成就,也是好事。不管我们如何评价某人的好坏,也都有用的地方。

  在这个曾经属于刘文彩的地盘上,崭新的建筑远比当时的庄园来得漂亮,人们的口袋里远比那时以米量财的时代来得殷实。社会的进步是任何人不能阻挡的,人民追求阳光,追求幸福的愿望是无论如何也阻挡不了的。

  看这个被阳光照耀下的灰暗色的庄园,感叹人生:风流也好,贫贱也好,都如风云。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