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鹞语世界

想飞,那爱的情线却把我牵住……因为,我深深眷恋这片土地……

 
 
 

日志

 
 

孤 居  

2009-06-05 12:26:4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年前,父亲走了。

  他在的时候,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从来都没有说过亲切的话。只有在最后离别的时候,她才在哭泣的声音中哽咽着呼唤她的寄托。

  然而,父亲抛下了她。无声无息。只留下了这破旧的故居。

  母亲就一直住在这父亲留给她的故居里。

  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们家的房子很大。第一进是临街的两开间楼房,穿过边上的走廊,走过一个石库门,有一个小小的天井,天井里还放着几块太湖石,石边种着几束植物;拾阶而上,是第二进中厅,气势不大,但却中归中矩,正面放着堂几,前面是椐木的八仙桌,两边是雕着花纹的太师椅,那是用来接待客人的地方;正面的摆设两面各开一个门,左面走过一个内廊,通向卧房,右边通向橱房和仓房。穿过仓房,是一个沉重结实的后门,开得门去,眼前是一个豁然开朗的大院子。院子很长很长,一直延伸到后面农田,不知怎什么时候,在院子几十米开外的农田处,造了几间平房,那里住着一个江阴老太。她是什么身份?怎么会住那里的?我都一概不明白。

  在这个充满压抑神神秘的老房里,最给我灿烂记忆的是那充满生命绿色的后院。那里,长满了各式各样的树和花草,还有地上种的四季瓜菜。记得有一年,我跟外婆摘蓖麻,被刺毛虫蛰得脸肿鼻青,心痛了母亲好几天。也记得我跟兄长几个在院子里垒堡垒,分列双方玩起了进攻和防守的游戏。只有回到那有板有眼的老房子里,我们才收拢起玩兴,恭恭敬敬的做起老师的功课。老屋的光线不明亮。我是靠着屋顶的天窗散落下的光线看书的。在这一切都昏暗的环境里,只有书本上的东西才给我快乐。

  也在这暗淡中,我们看着老屋被一步步的蚕食。先是后院靠近江阴老太的那片院落,被政府占领,建起了一排排平房,我们的院子也变得只有几十平米的方块了。又过几年,院子隔壁的周姓的地主的房子被共产党充公了,我们的围墙也被拆掉了,因为那围墙也姓周。我家的院落基本上成了公众的地盘。

  前楼的房子也老旧了,加上白蚁的侵蚀,总有一天会坍塌。那时候,父亲还在,他决定拆了重建。于是,楼房被推倒了,代之的是两间平房和连接客堂的厢房。那和石库门楼也没有了,有的仅仅是还躺在地上的石条阶。天井的假山被抛到了后院。父亲说,房子这么大就够了!

  如此一句话,足足管了几十年。直到他离去,他的话连同这老屋就留给了母亲。而此刻的母亲已经也年老,我们几个兄弟也都有了自己的家庭而各奔东西。于是,在送走了父亲后,母亲突然的就冷落了。她没有了每天需要她忙碌的伺候了,也没有了每天需要她说话的对象了。

  这一走就是十五年。这十五年,母亲一直陪着老屋,看着它渐渐的斑驳,看着它渐渐的松动,看着它在雨和雪中艰难的抗争。八年前,我们对老妈说,是不是把老屋修善吧,或者翻建个楼房。老妈没说话。五年前,我们又说起这话题,老妈说,都住惯了,房子也不会塌,就那样吧。三年前,看着四周的邻居都翻建了楼房,我们又说起事:我们家都成了盆地了,也该翻建了吧!母亲叹了口气:这房还有一半是你们叔叔的份,要建房,得他签字啊。都是你父亲留下的缺。我这样也挺好的!我们知道,叔叔和父亲都先后作古了,两个上辈兄弟没处理好的事,让我们左右为难。老妈也只能继续着她在老屋里度日。

  也许是什么让她安于守己?还是消失的欲望让她平静下来?反正,这座落在这条老街上的旧屋,就是这样的孤立在那里。一个苍老的背影在为老屋默默的守护着,她就是我的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