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鹞语世界

想飞,那爱的情线却把我牵住……因为,我深深眷恋这片土地……

 
 
 

日志

 
 

新年怀旧:生煤炉  

2010-01-03 09:51:58|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旦去老家看母亲的时候,妹妹拎起角落里的煤球炉。

  我很惊奇:都什么年代了,还生那个干嘛?老妹说:生个炉子,烧烧水,也烤烤火。

  小时候,小镇的人们都靠煤炉烧菜做饭。我从懂事那天起,这个维系全家生活的炉子,就给了我不小的好感。每天的早晨,母亲就拎起炉子,放到天井或门外的空旷地上,点起纸屑放在炉里,再放进一根根零碎的木料,把木料引燃,一把破旧的扇子,在下面的炉口不停的摇动,把风送进炉堂。等木料充分燃烧,再放上煤球,让火苗在煤体上加温。等到木料燃尽,煤球也被烧红,靠着自身的能量燃烧起来。

  我恍然大悟:原来,煤是这样被燃烧的。

  以后,我也渐渐长大,在看着母亲生煤炉时,也被要求着给炉子扇风。

  后来,我能够自己生煤炉了。

  再后来,市场上有了液化气,家庭的应火习惯也慢慢改变。煤炉也就让位于气灶,作为辅助用具偶尔用用。

  直到前些年,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西气东输的管道煤气,那个方便劲就让人完全抛弃了煤球炉。

  而我的母亲,居然还保存着这个煤炉。而不知什么时候,会拿出来用上一用。

  我有点不懂,这煤炉用来,费时费力,也不见得怎么节约人民币。老母为什么还啥不得丢了它?

  母亲却简简单单的说:我习惯它。

  望着红红火火的炉堂,我平静而温暖。母亲的话也许不仅仅是对过去的回忆,也许还有对那份朴实情感的眷恋。

  我不知道,这辈子,我还会不会再来生一回煤炉,再拿着破扇在它的炉口“辟叭劈叭”的摇起。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