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鹞语世界

想飞,那爱的情线却把我牵住……因为,我深深眷恋这片土地……

 
 
 

日志

 
 

与我无关?  

2010-05-23 13:2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浪网有两则报道,我很认真的把它全部下载:

     报道一,是关于富士康今年员工第十跳的。这回我们深圳的公安部门回应出奇的快: 

     记者22日从深圳市公安局了解到,富士康科技集团今年以来第10名坠楼者南某系跳楼自杀。

    据警方介绍,5月21日凌晨4时40分,深圳市公安局110接到报警,富士康科技集团工业园区有一男子从楼顶跳下,被送到深圳龙  华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接到报警后,深圳市公安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处置。经查,死者南某,男,汉族,21岁,湖北人,中专学历,  去年2月入职。民警经现场勘查后,确认死者系自己跳楼导致死亡。

    警方经调查初步了解到南某自杀原因:南某系独生子,父母已分离。南某的前女友今年春节回家后跟他人结婚,南某后交往的女  友今年“五一”节回老家后,未再来公司并与南某分手,对南某的心理造成较大的打击。南某已欠下数千元赌债,日前曾与人打架,  后雇请社会上有劣迹的人员出面教训对方,但反遭对方敲诈勒索。南某曾扬言报复并流露出轻生的念头。

    目前,公安部门正在对该案作进一步的调查。

    报道二,是关于平鲁矿一万元被转制的。这回平鲁政府的回应更快:

    近日,有网媒报道《山西平鲁一价值数亿元企业以一万元卖给个人引争议》。报道发出后,立即引起山西省朔州市委市政府及平  鲁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现平鲁区人民政府就报道中涉及的有关问题做出如下回应。

    一、1万元转让东梁煤矿的真相

    在2006-2008年平鲁区煤矿企业的改制过程中,根据国家和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的政策,结合平鲁区的实际情况,煤  矿企业的产权转让实际上由三部分组成:一是实物资产,二是土地使用权,三是采矿权。就资产而言,在产权转让过程中,仅对实物  部分进行了评估,因国有、集体煤矿企业在托管和承包前,多数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且负债大于资产,评估结果的净资产基本上是  零资产或负资产。就土地使用权而言,集体所有制的土地在改制过程中如何处置,当时国家及山西省均没有明确规定,故在征求国土  部门意见的基础上,改制时没有签订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此次产权转让并不包括土地使用权,土地使用权的转让待国家和山西省有  明确政策时,再行办理;就采矿权而言,在此次煤炭资源整合过程中,我省在全国率先实行资源有偿使用,但因该政策刚刚开始实   施,采矿权一级市场刚刚起步,采矿权转让的二级交易紧随其后。故在采矿权转让时,根据省国土厅的有关规定,需签订单独的《采  矿权转让合同》,采矿权均转让给了明晰产权后的煤矿企业。根据当时的省政府187号令,采矿权价款的缴纳采取分期交付的方法,  首期交纳的数额为1500万元。东梁煤矿此次的产权转让是在东梁煤矿处于两权分离并由徐海福托管经营的现实情况下实施的产权转   让。此次产权转让是对既存事实的认可和尊重。东梁煤矿的此次产权转让属于承接债务型的产权转让。在转让时收取的1万元价款,  是严格按照评估和审计结果确定的。仅仅涉及实物资产的价格,而且是总资产减去总负债的净资产。徐海福在缴纳1万元转让价款的  基础上,同时还承接了东梁煤矿3209万元的债务。

    在此次的产权转让过程中,平鲁区人民政府严格按照省政府关于资源有偿使用的政策,对煤矿的采矿权价款进行了第一次征收,  额度为1500万元,以后的采矿权价款由省国土厅核定标准逐年缴付。该合同经省国土厅批准生效,不存在储量的隐瞒和采矿权国有权  益的流失。

    二、东梁煤矿的“集体”变“国有”的由来

    东梁煤矿是1988年1月14日经省煤资委以晋煤资开发字(88)5号文批准设立的,企业性质为集体所有制。

    1994年初,平鲁区政府在部队撤离后接管该矿,因为当时的投入全部为国有资产。1997年2月1日,朔州市平鲁区政府以“平政  发(1997)10号”文件进一步明确了东梁等五座煤矿资产属国有,乡镇管理变为区统一管理。

    1995年,东梁煤矿与潘家窑煤矿和白堂矿联营设立潘家窑联营煤矿。联营期间,东梁煤矿有关执照被吊销。根据省政府的有关文  件规定,联营期间,联营各方的企业性质不变。但三家在联营改造过程中,并没有按照山西省的政策完成联营改造,东梁煤矿以潘家  窑煤矿二号井名义经营。2000年8月2日,受区政府委托,潘家窑联营煤矿二号井留守处(平鲁区二铺二矿留守处负责监管二铺、东   易、东梁等五座国有煤矿)作为甲方与作为乙方的徐海福签订了《潘家窑联营煤矿二号井托管经营协议书》,议定:甲方将二号井的经  营权及全部资产委托乙方管理,托管后的二号井经营权范围依据《全民所有制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的规定标准执行,托管期间,  隶属关系不变(包括和潘家窑联营煤矿的联营性质不变),经营性质为国有民营。徐海福向区财政缴纳150万元托管费。

    2002年3月24日,山西省煤矿安全生产整顿工作领导组办公室在(2002)第一期会议纪要指出:“未完成联营改造的矿井,如符合  验收标准,可参加复产验收,批准后,按联营改造前的状况核发‘四证’。”根据这一精神,从2002年11月起,省国土厅、省煤炭  工业局、省安监局、省工商局先后为东梁煤矿核发了采矿许可证、生产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有关部门在有  关证照上均认定东梁煤矿企业性质为国有企业。因此,徐海福在二号井营业执照被注销后一直非法经营的事实无从谈起。

    在2006—2008年平鲁煤炭企业改制时,平鲁区有关部门再次核查东梁煤矿的所有证照和企业档案,该矿均体现为国有企业,更  为重要的是,东梁煤矿的国有企业身份得到了省市两级法院生效判决的确认,平鲁区遂依法对东梁煤矿进行了改制。

    东梁煤矿由集体变为国有,有非常清晰的演变过程,根本不存在价值数亿的集体企业被莫名其妙的国有化这种情况,也不存在徐  步升直到2006年才知道2号井“被国有化”这一事实。

    三、集体、国有之争实际上是“爷”“孙”利益诉讼之争

    东梁煤矿的性质之争,缘于徐步升和徐海福的合伙经营东梁煤矿的纠纷。徐步升与徐海福系同宗爷孙关系,徐步升为爷,徐海福  为孙,二人曾在潘家窑煤矿共事。在潘家窑煤矿和东梁煤矿联营改造后,潘家窑联营煤矿由徐步升任矿长,东梁煤矿以潘家窑联营煤  矿二号井的名义生产经营,并办有营业执照,由徐海福负责。2000年,平鲁区政府从该矿的实际出发,对潘家窑联营煤矿二号井进行  托管经营,经公开竞标,徐海福中标,从而成为二号井的托管经营方。2003年9月5日,徐步升在朔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徐海福提起  诉讼,诉称徐海福中标前与其达成口头协议,各占50%的股份合伙经营东梁煤矿,但徐海福在托管后不承认其合伙经营权,要求法院  判决确认徐步升享有对东梁煤矿50%的经营权。该诉讼历时4年,经过省市两级法院的三次审理,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6年10月  26日以(2005)晋监民再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作出终审判决,驳回徐步升对徐海福的全部诉讼请求。

    在东梁煤矿改制时,徐步升与徐海福的合伙经营纠纷已经有了省高院的生效判决,东梁煤矿无论是所有权还是经营权均是明晰   的。所以,2007年5月18日,平鲁区经贸局制定了《平鲁区东梁煤矿产权转让方案》。平鲁区经贸局作为本区国有企业产权代表的主  管部门,完全有权对东梁煤矿进行改制,无需征得与东梁煤矿解除联营关系的潘家窑联营煤矿以及法定代表人徐步升的同意。

    徐步升在与徐海福的合伙经营东梁煤矿的诉讼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败诉后,一方面,对本案继续申诉,但该申诉提起  的再审,于2009年9月28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以(2008)民抗字第89号民事判决书再次驳回。另一方面,徐步升又以平鲁  区人民政府和东梁煤矿改制后的新设企业——山西泰安煤业有限公司为被告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平鲁区政府与泰安公司签订的《朔州  市平鲁区东梁煤矿产权转让合同》无效。其主要理由是东梁煤矿的性质是集体煤矿而非国有煤矿。该诉讼在2009年11月5日又被山西  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晋民初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所以,东梁煤矿的集体与国有的性质之争,实际上是徐步升和徐海福爷  孙两人前一个诉讼的继续。原有的集体产权主体对东梁煤矿的性质变更从未提出过异议。

    四、其它需要说明的几个问题

    1、改制文件时间、内容、程序的不一致。

    东梁煤矿及平鲁区煤矿企业的改制,与国家政策、法律法规和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的政策是完全一致的。但改制企业在省工商局  办理企业改制登记时,改制文件与省工商局的要求不完全吻合。所以,根据省工商局的要求,对原有文件进行了必要的修改和补充,  从而出现了文号相同但前后文件在内容上不一致的情形,并不存在任何违规改制和暗箱操作的情况。

    2、煤企价值数亿的提法不准确。

    作者以吨煤利润直接计算煤矿转让价格不科学,也不符合政策,按照国家现行规定,东梁煤矿已经缴纳1000万吨的采矿权价款,  也只能转让1000万吨的采矿权,也只能得到1.5倍的补偿,即该矿采矿权只有2250万元的价值。

    3、有关领导未接受采访的原因。

    因为此事系爷孙俩的官司引起,涉及法律纠纷,作者联系到平鲁区宣传部时,被告知应到法院了解情况,但作者并未到法院采   访。

 

  细看这回应,我读出来了四个字:与我无关。

  富士康的第十跳,是那个死了的员工自己原因所致:父母离异,女友分手,自身欠债,与人打架。看来这人不是什么好鸟。而且,这些原因与富士康没一点沾边。我估计,这回公安人员了解了并且掌握了他这些“确凿”证据后才作的结论。应该不会错!但有一点就是,那死去的人不能复生,我们再也不能问他当时跳楼的真实想法了。所以,你要跳就跳去吧,反正和堂堂的富士康无关。

  平鲁的转制门事件呢,更是清晰得很:没有暗箱操作,原先报料的提法不准。洋洋几千字的回应,字里行间透露着一个强烈的信念反正我政府没有一点的错失。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这事的原本,我也宁愿相信这政府的答复完全事实。我是想说,如果前作者的报道是不了解事情真伪的误读的话,为什么当初到区宣传部要了解情况的时候,你宣传部就不能拿点现在这样“认真”回复的作风出来而认真的答复,而不必让作者去法院“了解情况”,而非要到网上报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你才能来个顶真?

  我真的希望这些麻烦事真的和那当事人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