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鹞语世界

想飞,那爱的情线却把我牵住……因为,我深深眷恋这片土地……

 
 
 

日志

 
 

第五回(智斗)  

2014-12-02 11:1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表:柳如是满怀希望,却情断宋征舆。这边爱情受挫,那边又来波折。啥事体?原来,柳如是主持文会,才情横溢,众人称叹。不晓得倷风头出足的辰光,也有人勒海传:一个女人,整日混勒男人堆里,抛头露面,像啥个腔调?哎格,不要讲在明末清初的柳如是年代,就是在今朝社会,也是一样。我昨日早郎去买小菜,听见两个阿姨勒海咕:“隔壁的阿大又结婚哉,听讲是讨仔个小娘鱼,这种事体么,倷懂个活。”“哦哟,这个啥稀奇呢,隔壁阿二的儿子,出国去弄仔个黄头发女人,还要结棍勒”。这种啥心理?妒忌!有句老话讲得对:抢打出头鸟,秀木必风吹。

闲话少讲,话说柳如是主持文会的事,就有人上报拨松江知府钱横,请求整顿社会风气。早就听讲松江来了个才女柳如是,相貌出众,才华横溢,只是,别人这些举人才子都要来巴结巴结我知府,怎知道这个柳如是不拿我钱横放在眼里,还加上柳如是是个美女,怎么不叫钱横又恼又馋,心里像被猫爪七抓一样。哪么叫阿巧的爷碰着阿巧的娘---碰巧!怎么说?前两日有个文到钱横屋里去拍马屁,看见钱横屋里墙头浪格李待问书法,讲:“倷格幅书法是假格”。“哪哼是假格。”“我前两日勒海一个姓柳格公子船浪看见一幅一模一样格李待问书法,格幅是真格”。“哪个姓柳格公子?” “就是前两日女扮男装,主持诗会格柳公子。”钱横心里窝塞:我挨幅书法,是家仆钱万恭勒海松江哪个集市浪买得来格,这样看来,我是出仔真铜钿买仔假货色转来?现在正好有人来告她有伤风化,机会也总算来了,正好,我顺水推舟,放出风声:拿柳如是驱逐出松江。

下表:现在,钱横放风是要等柳如是出场,却偏偏等来为柳如是求情的陈子龙。钱横明白,这个陈子龙是江南有名的文人,平常也不拿我放在眼里的,今朝倷为柳如是而来,倒也不一般,起码是两班个!倷今朝要我放柳如是一马,这种乱七八糟的道理我讲不过你,总归也要让我弄清爽点原因吧?陈子龙一五一十讲仔柳如是一路的艰辛和失恋的痛苦,自己马上要去京城会考,也不能安顿柳如是。无论如何,等我会考回来,再做商议。钱横想,你这个赤佬,如意算盘倒打得好个,我凭啥个要听倷个?倷么对我么一毛不拔,还在柳如是面前么讨好,等你功成名就,动她的脑筋。我钱横再不读书,也不会戆到给你弄白相的地步或。再转念一想,眼前这家伙,京城的官僚里有点称兄道弟的朋友,也不好大得罪。今朝也让我用上缓兵之计,等你去京城会考,我再下令驱逐也来得及。脸色一笑,(白)既然柳如是如此有才,我身为父母官,怎好勿采纳民意,一意孤行。柳如是就让她自生自灭吧。

上表:等陈子龙他们定定心心和柳如是告别,上京城会考。钱横赶紧下了驱逐柳如是的通告。这天,钱横早上起来,吃开头茶,就等下面的回音。忽然,门童来报:有一文人模样的人自称是钱知府的老乡来见。钱横想,青天白日,出鬼了?我有啥老乡是文人啊,我小辰光这点赤佬,都是搭我一样天也拆得下的料,要不是老头子拿仔铜钿打点,我今朝做梦也不会做到个知府。我倒不相信,啥人敢冒名来知府见我?(白):来,叫人进来!

下表:只听一声清脆声音。(白):知府大人,学生前来拜访。

上表:钱横抬头一看,眼睛门前挨个年轻人,头戴   ,身着   ,腰系   ,但见那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脸色细腻红润,好一个潇洒英俊的年轻人啊。哦哟哟,就是想勿起来啥时光啥场花看见过俚。(白):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下表:来人帽子一探,一头秀发飘然落在肩上,(白):大人倷有没有忘记一年前,在归家院,有个叫爱娘的人,弹奏格妙乐仙音杨花颂,一道吃过格血糯香酒?

上表:钱横一下子眼睛结大,(白):啊?倷?

下表:钱大人没有忘记吧?

上表:钱横想,我哪哼会忘记呢?在归家院,我像现在的公务员一样隐瞒官员身份,冒充总经理,去夜总会一样,为的是要见倷人见人爱的杨爱,因为对不上你一句诗,被你讽刺了一通。弄得我又爱又恨,这种味道,像十二月的寒风,刻骨铭心。各么眼门前这个杨爱,那哼晓得我钱横的呢?(白)谁说我钱某去过归家院?

下表:柳如是晓得钱横有这么一手(白):大人阿记得有大人名号格戒指?

上表:哎呀,要死快哉。钱横想着,当时看见了她,眼睛也花了,头也热了,一个激动么,就神魂颠倒的探下了手上的戒指,人家讲热昏热昏就是这个道理。钱横也算是个老居的,想不到在美人面前老居失劈,弄个把柄在俚手里。这倒让钱横心里有点寒势势:我一个局级干部哟,好去归家院的?拨人晓得拍张照传到网上是,纪委马上免脱我职啊。各么哪哼办?不急,让我先拿她稳牢,(白):杨爱,倷今朝假冒书生潜入府衙,欺骗本官,究竟有啥事体?

下表:柳如是想,倷是想来吓我或,(白):我只是女着男装,光明正大来拜访,开口言明我杨爱,何来欺骗大人之说?

上表:哎哟,吓不牢俚或。硬个不来,只好来软的。哎呀,不管那哼,这里是官场,倷一个青楼出身的女人,搭我论三到四,

实在有失我知府面子:(白)爱娘,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我这里还有公务,你无事就早早回转吧!

下表:哦,你现在一面孔装正经哉,忘记脱,那是色咪咪的强调哉?(白):大人难道不想拿回那戒指吗?

上表:(白):哦,好的,好的。

下表:(白):不过……

上表:(白):不过啥个?

下表:(白):不过有个条件

上表:钱横心里窝火,一个小小的女人,竟敢搭我讲条件?要命个,把柄在人家手里,只好拿火往肚皮里压一压。(白):倷要啥个条件?

下表:(白):听说大人要驱逐柳如是,可有此事?

上表:(白):与你何干?

下表:(白):格样讲么,是真格哇。

上表:(白):此种流妓,有伤风化,不予严惩,怎可维护民风?

下表:(白):大人,如果用挨只戒指交换,大人可愿意取消这个决定?

上表:让我勿驱逐柳如是,倷戒指交换。杨爱搭柳如是又认得格?(白):倷与柳如是是何关系?

下表:(白):大人,柳如是是我格手帕姊妹,曾经洁白盟誓,生死与共。大人还分看见俚吧,俚才是天香国色。

上表:老早听说柳如是国色天香,就是身为知府,要立好牌坊,在外一向以君子、勿近女色闻名,勿好去寻俚。想勿着今朝有杨爱的小姐妹,倒有点心里响一颤一颤哉,心里这么想,嘴上不好讲的,(白):她是你姐妹,又该怎么样?

下表:(白):大人可能对柳如是有误解。

上表:误解,误解是没有。但我心里窝色啊:(白)这个柳如是,本事青楼出身,到我松江地界,不拿我知府放在眼里,却到处招蜂引蝶,搞得乌烟瘴气,败坏民风。我堂堂知府,清正廉洁,嫉恶如仇,再不管戒,如何对得起我头顶那顶官帽?

下表:咦,哪哼搭现在这点腐败分子在台上讲的闲话一模一样的呢?(白)柳如是来松江,一不扰民,二不扰官,只图以文会友,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上表:精神文明勒?我哪哼一点没有感受到你精神文明的阳光啊?

下表:柳如是晓得钱横的阳光要的是啥?(白):只要大人,收回驱逐令,我杨爱把你那戒指归还于你。

上表:钱横一想,还来个对付陈子龙的计谋,顺水推舟(白)好。

下表:空口无凭。请大人立一字据。

上表:戒指呢?

下表:没带!

上表:(白):勿看见戒指,本官绝不立字据。

下表:(白):挨样吧。明日夜里,我帮柳如是定约,请大人到柳如是格船浪来,伲一手交物,一手交字据。

上表:钱横想,这倒蛮好,又拿回戒指,又见着柳如是,至于驱逐不驱逐,让我看仔再讲。(白):好,一言为定。明日夜里。

上表:第二天夜里,钱横着兹书生格衣裳偷偷到了柳如是船浪。柳如是一身 女打扮,拿钱横让进船舱。船舱不大,中间放仔张桌子,戒指就放勒书台浪,旁边还有几张白纸头搭一支笔、一只砚台。钱横坐定,问:杨爱,柳公子呢?

下表:柳如是笑笑:不急,柳公子等会就到!我们先饮起来。(白)来,我先敬大人一杯!

上表:哦哦,钱横的心,一直在柳如是身上。(白)喝、喝。

下表:(白):大人。中秋佳节,万家团聚,大人舍弃天伦之欢,赴杨爱之约,杨爱真是感激勿尽。

上表:钱横想挨个杨爱真格漂亮,柳如是会得比杨爱更加漂亮?(白):爱娘,柳如是搭倷啥人漂亮?俚会如何感谢本官?

下表:(白):大人如此牵记柳如是,勿怕杨爱妒忌?噢,大人风流倜傥,爱慕佳人,又欢喜诗词书画。请大人鉴赏柳如是格书法。杨爱跑进后舱,抱出一堆书卷放勒台子浪。

上表:(打开书卷看)(白):好,好。人生得此女子,乃一大快事。

下表:(白):大人如此爱慕柳如是,杨爱愿意为大人做以此媒人。

上表:(白):真格。本官谢谢媒人。

下表:(白):大人,为柳如是写下取消驱逐俚格决定格字据吧。

上表:(白):好,本官写来。钱横走到书台前头,拿起笔,哗哗,写好。(白):爱娘,挨个就是我取消驱逐柳如是格决定。钱横写么写,心里响勒海想。嘿嘿,等到我看见柳如是,搭俚行过男女之事,我拿过戒指,再抢着字据哼脱,让倷杨爱搭柳如是陪兹夫人又折兵。

下表:挨时光阿娟跑进来搭柳如是讲。(白):格个人又来哉。柳如是听见俚约格人来哉,迪为装得勿耐烦。(柳如是白):又来哉,喊俚走。(阿娟白):俚已经上船哉。(柳如是白):啥人让俚上船格?(阿娟白):俚自家上来格。

上表:钱横听见俚笃两个讲有人上船哉,心里勿舒宜,讲好今朝招待我一个人,哪哼又来一个。(白):有啥事体?

下表:(柳如是白):有个公子,一直想拜访爱娘。阿娟勒海边浪插嘴。(阿娟白):俚来过几花次哉,爱娘一直勿肯见俚,今朝俚自家上船哉,伲拦也拦勿牢。

上表:啥个?居然有人敢勒海本官勒海格时光硬闯。(白):俚是何人?

下表:(柳如是白):俚是一个大人勿认得格公子。既然俚已经来哉,格么让俚也来轧个闹忙吧。

上表:本来今朝只有我一个人来,突然又冒出来一个人,这算啥名堂?

下表:柳如是格杨讲,阿娟就跑出去迎接来客。过一歇,跑进来喊。(白):钱公子到。柳如是朝船舱门作揖。(白):钱公子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上表:(钱云白):鄙人钱云拜见柳君。钱横一听声音一吓,啥个跟自家儿子格声音像得勒,还讲是自家是钱云。头拨过来一看,浑身一冷。真格是自家儿子来哉。倷格孽畜,挨种场花倷好来格?钱横想骂勿敢骂。

下表:(柳如是白):今日勿知何方巧风,又吹过来一个钱公子。钱公子,我帮倷介绍,挨位老爷也姓钱。

上表:钱云刚刚进来,对牢柳如是作揖,头低勒海,勿勒海看里响,被柳如是一讲,头抬起来。啊,哪哼桩事体,哪哼自家爷会得勒海挨搭格?(钱云白):爹爹,倷有何颜面来拜访柳君!(钱横白):柳君?柳如是?啥人是柳如是?

下表:(柳如是白):知府大人,我杨爱就是柳如是,柳如是就是我杨爱。

上表:哎呀,钱横头里响一阵充血。搞仔半日,你柳如是做个局给我钻啊。钱横难过得勒赛过坐勒火堆浪。好一个刁妇,骗着我格字据,还要拿我儿子骗得来挖苦我。勿好再登勒挨搭哉,勿好让俚当我儿子格面戏弄我,勿好让我勒海儿子面前出丑。咣,立起来,一脚踢开凳子朝外头走。

下表:柳如是追上去。(柳如是白):大人倷啥体?勿要动气呢。勿要动气呢。

上表:(钱横白):哼!柳如是!我认得倷!

下表:钱横跑脱,柳如是得到了钱横的手令。拿出一只白扇子送给钱云,谢过钱云。

只见上写:“大丈夫以家食为羞,好男儿志在报国。”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