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鹞语世界

想飞,那爱的情线却把我牵住……因为,我深深眷恋这片土地……

 
 
 

日志

 
 

守望西街的老宅  

2014-04-21 10:1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街早就变得嘈杂了。很多的木门板和花窗都拆了,变成了钢筋水泥的二层楼,长长的街路上,政府新铺了石板,平整是平整了,让叫嚣的电动车、黄鱼车和汽车碾压,就不在安宁了。以前的西街不是这样的。以前的西街很宁静,没有一个接着一个的店铺,没有那些大红大绿的招牌,没有招摇过市的破车。

       母亲从二十多岁走进这个西街上的老宅,就再也没离开过。有的就是用自己的苍老的背影换来了几个儿女。算来该有六十年了。六十年就是一个甲子啊。

        那时的房子比现在大很多很多,沿街的大门远没有现在这么小气。接着门厅就是一幢木质二层楼,楼上的地板时不时的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出楼房的石库门往里走,是一个承接阳光风雨的小天井,放几颗太湖石,种几颗绿树,立马让狭小的空间有了几分灵动。拾级而上几个台阶,是我们家的正厅,堂屋里中规中矩的挂着字画,下面是榉木的中堂陈设,八仙桌旁两只太师椅庄重而大气。正厅的两边是厢廊,按规矩,应该是下人工作的通道。沿着厢廊外看,又是一个天井在正厅的后面,里面的布置更有园林的山石,小筑和植物,正朝天井的是卧室,结识的地板房,一排落地的长窗,屋顶是弧形的雕花椽子。卧室被花格隔成了里外两房,外室放着榉木箱子,镜橱,春凳和靠椅等,内室则安放着雕花大床,有顶有边有柱,床边有着床头橱等。卧房的隔壁是厢房的走廊,沿着走廊出门,是偌大的一个院子,直直的通向后面几十米长的围墙边的院门。院子里,是典型是的苏州园林布置,亭台楼阁和水池假山错落有致,假山的后面是被平整的土地,外婆种着四季的蔬菜,什么青菜啊,蚕豆啊,丝瓜啊,南瓜啊,还有蓖麻啊,橘树啊,枇杷啊等等。那时候的老宅啊,正气正规。

         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的楼房上出现了白蚁,在文革那时终于支撑不住,塌了。重新修饰的房子没有了楼房,只是靠西墙造了一拍厢房,天井是大了,却破坏了整个房子的布局。后来呢,后面的院墙也塌了,因为某某,也不敢去修,几年下来自然成了公共荒地,那年木渎要建水厂,就把整个院子占了造了,我们家就萎缩到了卧房为止了。造水厂的过程又把卧房边上的厢廊震松了,屋顶一塌,也不敢再盖,自然成了一个小院子。更糟糕的是,前门的那进房子,也在某某中被母亲自愿“送”了国家,也是为了免遭充没。我们一家就步步为退的卷缩在卧房里,搭了三张床还不够我们睡。

        以后的老宅就越来越老,不时的发生了漏雨掉瓦的事情来,我们只能修修补补,勉强的支撑着。虽然母亲的三个儿子都走出了老宅,她和我那个残疾的妹妹始终守望着这个没落的老宅。慢慢的,老街的宁静被打破了,街面被挖宽了些,有一天隆隆的汽车开过了,母亲只是怔怔看着它们驶过。眼看着左领右舍都把老宅拆了新建了楼房,母亲却一直不能答应我翻建的愿望,她只希望呆在这老宅里,一天天的变老。

        如今,每当休息天的日子,她总会依在门口,等待着儿子回来看看她。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