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鹞语世界

想飞,那爱的情线却把我牵住……因为,我深深眷恋这片土地……

 
 
 

日志

 
 

麻城涂氏杀妻案(4)  

2014-08-22 14:0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同范派人贿赂仵作李荣被拒绝后,他感到陷害涂如松并不那么容易,就与杨五荣合谋在河滩演出了一场" 认尸" 的双簧戏,不想被李荣当场戳破,幸亏当时自己赤膊上阵,唬住了汤应求,才避免了把验尸结果上报府、省的结局。后来,他又鼓动杨五荣去省城张贴冤状,大造声势,终于起了效果。总督大人派来的复审官高仁杰已于今天赶到了麻城,高仁杰态度十分傲慢,根本没有通知汤知县及初审仵作,就决定明天早晨去河滩验尸。杨同范知道这种形势对自己有利,但担心陪同前来的薛仵作也和李荣一样,把尸体断为男尸。于是又派了一名家人扮作书生前去行贿,直到掌灯时分,派去行贿的人回来报道:" 这个薛无极十分贪婪,但又狡猾奸诈,直盘问了我大半天才把银子收下,让我转告您,明天他一定见机行事,包管把事情办妥,不过事成之后需要再给他两封银子,否则不干,小人怕把事情弄糟就答应了,他还不放心,又让小人写了一张借据,才算答应下来。" 杨同范一面暗暗痛恨薛无极敲竹杠,一面却也庆幸事情能够办成,就夸奖了家人几句,高高兴兴地到杨氏藏匿的房间睡觉去了。
   第二天复审官高仁杰,在一大群衙役的簇拥下来到了验尸场。仵作薛无极装模作样银针、铜尺走过去,假做认真地检验了半袋烟工夫,起身禀报道:" 复验了三遍,死者是个女身,24岁,右肋之下有重伤,显系被人用重物猛击致死。" 一言既出,人群中立即传来一阵凄切的哭声,杨五荣推开众人,满脸泪水,跑到高仁杰面前跪倒,高呼:" 青天大老爷,为民做主呀。" 高仁杰传令,将尸身装在木匣内,就地埋葬,苦主且随本县进城再做定论。
   湖广总督迈柱在同一天里接到两份申报,一份是麻城知县汤应求对涂如松杀妻案的结案详文,一份是广济代理县令高仁杰弹劾汤应求受贿,包呈文。他草草看了看,心中已有了倾向性,尤其是高仁杰的呈文后还附了一张验尸报单,上面明明写着死者是24岁的妇女,被重物击伤右肋而亡;而汤应求却硬把女尸当成男尸,显然是有意包庇真凶。最使迈柱怀疑的是,对涂如松杀妻案,汤应求拖了一年多不做结论,偏偏在高仁杰验尸以后,马上急如风火地审理结案,这明摆着是企图孤注一掷,欺蒙上宪。因此,迈总督对汤应求已失去了起码的信任,相比之下他觉得高仁杰能在几天里验明尸体,揭示出案情的重大疑窦,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如果委派他全权审理此案,一定能迅速地使真相大白,那时再提拔他就理直气壮了。想到这里,迈柱又打开了高仁杰的呈文,才发现他是指责汤知县受贿,刑书李献宗舞文,仵作李荣妄报,麻城县上上下下竟没有一个清白之人。迈柱一怒之下,立即传见高仁杰,命他全权负责涂如松杀妻案,并下令停了汤应求麻城知县之职,一应麻城事项暂由高仁杰代理。
   高仁杰进入县衙,他立刻传见苦主杨五荣,命他将涂如松杀妻的事,详详细细写个状子递来。杨五荣早有准备,把杨同范亲自起草的状子交了上去。高仁杰见状子上有证人赵当儿的名字,就当堂传讯了他。赵当儿接了杨同范的银子,一口咬定他曾于夜间进入涂家在九口塘的别院,亲眼看见涂如松与陈文用木棍将杨氏打死,并将尸体偷偷运到河滩草草掩埋。为了增加定案依据,高仁杰还把杨同范请到县衙,请他作为旁证,杨同范一口应承,并当堂指出汤应求与涂如松在案发前就有来往。一切准备停当,高仁杰下令将涂如松、李献宗、李荣等人都拘捕入狱,并开始分别用严刑逼供。第一堂审讯涂如松,在公堂之上,如松侃侃而谈,简直让高仁杰找不到一丝破绽,万般无奈只得动用大刑了。涂如松先后被打了二百大板,腿股之间皮开肉绽,仍然没有一句供词。高仁杰脑羞成怒,又下令使用夹棍,那如狼似虎的公差把夹棍收到了头,涂如松小腿肌肉崩坏,两踝露出了白骨,多次晕倒,还是不肯招认。高仁杰只好草草退堂,心中开始感到忐忑不安。他知道倘若涂如松死不招认,一旦有人路见不平,把冤情捅到京城,刑部就可能另派人来审理,那时自己精心设想的全部美好前景,都将化做灰烟。第二天一早,遍体鳞伤的涂如松又被押上了大堂,由于夹棍施得厉害,如松已不能站立。衙役们将他拖上堂来后,他就趴在地上,痛楚地喘息起来。
   麻城仵作李荣、书办李献宗已先期被重枷囚锁着,押在大堂一侧听审。李荣一见大堂中间安置了一个熊熊的火盆,就知道他们要使用私刑了,及至看到涂如松那奄奄一息的样子,心中充满了愤怒和同情。涂如松依然不吭一声,高仁杰大怒,吩咐一声:" 取铁索!" 声音刚落,两个衙役已经用火钳从燃烧的烈火中,夹出一根烧得通红的粗大铁链," 哗啷啷" 一声掷在地上,又有两个衙役从地上抓起涂如松,不由分说将他那已被鲜血染透的裤腿卷了起来,然后提到铁链前,猛地按下去,涂如松的膝盖正跪在烧红的铁链上,只听" 哇" 的一声惨叫,一股青烟从铁链下冒出来。再看涂如松两膝肌肉已被烙焦,昏死过去。高仁杰又喝令用冷水将他浇醒过来,没容他喘息又按到另一根新烧红的铁链上,可怜涂如松一个安善良民遭此酷刑,再也忍受不住了,只得哀求道:" 大人不必用刑,小人愿意招供。" 高仁杰喜出望外,催他快讲,如松这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断断续续地说:" 只因杨氏与我不和,一时起了歹心,于去年二月将他诓到九口塘用木棍打死了。" 尸体放在哪里?" 就埋在举河河滩上。""同案人陈文现在何处?""杀死杨氏后我给了他二百两银子逃到北方去了。"
   问到这里,案情缺口已经打开,高仁杰把涂如松押了下去,转而对李荣、李献宗说:" 凶犯已经招供,你们还有什么话讲?" 李荣猛的直起身来,大声喝喊道:" 高仁杰,你用如此残酷的私刑逼取口供,就不怕遭天谴吗?" 高仁杰哼哼一阵冷笑说:" 天谴?我看你是自讨天谴,今天老老实实把妄报男尸的前因后果交代清楚则罢了,如若不然,本县叫你脱两层皮。" 李荣毫不示弱,抗争道:"河滩无名尸,原是男身,你颠倒黑白,指男为女,还想叫我与你一起作弊,真是痴心妄想,李荣今天上得堂来就没打算回去,你看着办吧!" 李荣的一席话,也激起了李献宗的正气,喊道:" 高大人,你滥用酷刑,乃是违背大清律的,望你慎行。" 高仁杰见这两个人没有被吓倒的意思,不觉怒火中烧,一拍桌子喝令:" 把这两个刁徒拉下去各打一百杖。" 衙役们拥上前来,拖翻就打,两个正直的小吏一时也被打得皮开肉绽,但李荣始终骂不绝口,高仁杰又叫人把烧红的铁链扔在了大堂之中,刚要下令对李荣用刑,书吏李献宗却喊了:" 大人不必用刑,小人愿招。" 原来他担心李荣年纪大了,吃不消那跪铁链的刑法,只得抢先招供以保李荣。但李荣却拦住了李献宗,厉声说:" 李书吏,你休要避刑乱供,你我同为五尺男子汉,难道连一点皮肉之苦都忍受不了吗?" 高仁杰见李荣竟然如此大胆,不觉动了真怒,下令将烧红的铁链缠到了李荣身上,那班行刑衙役,都是高仁杰从广济挑选来的凶狠之徒,主子施令,奴才发威,夹起铁链径往李荣身上乱绕,把李荣烧得满堂翻滚,皮肉发出" 吱吱" 的焦灼声,只一会工夫就昏死在堂上。高仁杰余怒未息,令衙役用凉水将他浇醒,继续施刑,五十多岁的李荣就这样惨死在烙刑之下。李荣气绝后,高仁杰并没有半点惊恐之态,只吩咐将李荣的尸体抬出埋掉,又掉过头来向李献宗逼供。李献宗此时已是浑身棒伤,鲜血淋漓,但神志尚清醒,他知道如果不按高仁杰的意思招供,自己也难免被烙死的结局,反正招了也是死,不招也是死,不如胡乱招上几句,先逃开这场酷刑再说。于是不再抵辩,完全按照高仁杰的引导,招认了汤应求受贿纹银八千两,自己分得五百两,帮助汤应求写了一道假呈文,李荣受银三百两,故意把女尸断为男尸等情节,高仁杰令他当堂具结画押。又生怕证据不全,第二天晚上,涂如松又被押上了大堂。衙役们让涂如松指出埋血衣的所在,如松眼花缭乱,不知往哪里指合适,凶狠的班头已经不耐烦了,抡动皮鞭就抽,如松脸上立即凸起了两道血印。高仁杰又给涂如松施了一遍" 铁链缠身" ,烙得如松体无完肤,死去活来。如松遭此毒刑,就连高仁杰带来的审案衙役也有人看不下去了,一位良心未泯的衙役,偷偷地跑到如松家里,把如松的近况全部诉说了一遍,嘱咐涂家赶快想办法。如松的母亲闻听后心如刀割,她实在不忍心让儿子在这种求死不得的状况下继续遭受酷刑了,就偷偷地剪掉了自己的头发凑成一束,又央求李献宗的妻子割破了左臂,以鲜血染红了一套衣裙,派心腹家人把头发与血衣埋在一个显眼的地方,再以探监的名义进入监狱,把埋藏的地点告诉了如松。第二天不等衙役们催促,就主动地说:" 经过一夜的苦思冥想,想起了埋衣、发的地点。" 衙役们拖着他来到城西,不费劲就找到了血衣和头发。一切证据都齐全了,高仁杰有恃无恐地写了一道结案呈文,涂如松被判斩刑,汤应求、书办都拟绞罪。下令连夜将呈文报到黄州府。
    至此,一场用酷刑逼出来的冤案终于被铸成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