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鹞语世界

想飞,那爱的情线却把我牵住……因为,我深深眷恋这片土地……

 
 
 

日志

 
 

华夏史诗(一):成汤  

2014-08-08 10:49: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民族的历史雄浑浩荡,源远流长。纵观朝代更迭,风云变化,无不是惊心动魄,气壮山河。在那些恩恩怨怨的爱恨情仇间,却有一条颠簸不破的道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

闲话少讲,就讲夏王在位时候,整日歌舞美酒,打猎玩乐,肆意淫乱,迷信鬼神,不理朝政,甚为残暴,民众怨恨,诸侯离心。夏朝下面有个商国,从武汤、殷汤、天乙传到了成汤手里。商国都城毫西部有个葛国,葛国的王叫葛伯,不是尼电视看得见也是说书的王伯伯。要好个来,那时的人要是活到现在,最多是博物馆里的化石标本哉。

葛伯蛮忠实于夏桀各,成汤想争取葛伯不再为夏桀效力,助商灭夏。但是葛伯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就连在古代社会当中视为国家大事的祭祀天地神鬼都不愿执行了。汤得知葛伯已有很长时间没有举行过祭祀,就派了使者前去询问原因。葛伯很狡猾,深知商的畜牧发达,有大量的牛羊,就说:“我们不是不懂得祭祀的重要,只是每次祭祀都要用许多牛羊,我们现在没有牛羊,拿什么祭祀呢?”商使回报给成汤。成汤听使者回报说葛伯之所以不举行祭祀是没有畜生,就派人挑选了一群肥大的牛羊给葛伯送去。葛伯见成汤相信他的谎言,居然得到了不少牛羊,就将牛羊全部杀来吃了,仍然不祭祀。成汤得知葛伯又没有祭祀,再次派使者至葛询问为什么不祭祀?葛伯又说:“我们的田中种不出粮食来,没有酒饭来作贡品,当然就举行不了祭祀。”汤得知葛伯是不关心人民生产,只知享乐的人,就派亳地的人前往葛地去帮助种庄稼。葛国人民在葛伯这个昏君的统治下,生活非常痛苦,衣食都不能自足,当然更不能为亳毫人提供饭食。成汤派商边境的人往葛地送去酒饭,给帮助耕种的亳人吃。葛伯就每次派人在葛地等侯送酒板的人来后,将酒饭抢走,还威胁说不给就要被杀死。有一次,一个孩子去送酒肉,因反抗抢劫,竟被葛伯的人杀死。成汤见时机成熟,起兵伐葛。因为葛伯不仁,葛国百姓对葛伯早就恨之入骨,纷纷表示表示愿意归顺商。那么,不要说求你王伯伯,你这个葛伯伯也就活到头哉。成汤顺利的将葛伯杀了,组织葛的百姓从事农耕,发展生产。汤灭葛的行动,在诸侯中不但没有人反对,还指责葛伯的不仁,被杀是咎由自取。有的侯国的人民怨恨夏桀的暴虐,还盼望商汤前去征伐,愿意从夏王朝统治下解脱出来归顺商汤,还有一些侯国就自愿归顺汤。汤对归顺的诸侯国都分别授以玉珠作冕冠的玉串和玉圭,显然是居于一个诸侯盟主的地位。商汤从伐葛国开始,逐步清楚夏的羽翼,削弱夏桀的势力。

成汤有个家主婆,家主婆有个陪嫁的奴隶叫伊尹,他是个弃儿,生下来就被扔在伊水河畔的桑林中,被采桑的女奴隶拣到收养,也就成了一个小奴隶。采桑奴隶属于有莘氏,因为在伊水边拣到,索性命之为伊。伊尹为汤的妻子做陪嫁奴隶跟过来后,就在厨房干活。伊尹很有才能,为了让汤发现自己,故意有时把菜做得很可口,有时却很难吃。有一次,汤就此事问他,他就趁机向汤谈论了自己对治理国政的见解,伊尹认为,作为美味的三类动物:生活在水中的气味腥,食肉的气味臊,吃草的气味膻。尽管这三类动物气味各异,但依旧能够做出佳肴美味。那么,怎样做出佳肴味呢?主要依靠水、火、味的调节。消除腥味、去掉膻味、除却臊味,关键在于掌握火候,转臭为香,务必不要违背用火规律。调味这件事,一定要用甘、酸、苦、辛、咸,但放调料的先后次序和用量的多寡,它的组合是微妙的,都有各自的道理。总之,根据鼎中的变化,掌握火候,把握调料的搁放先后次序和量的多寡,才能获得久而不败、熟而不烂、甜而不过头、酸而不强烈、咸而不涩嘴、辛而不刺激、淡而不寡味,肥而不腻口的美味佳肴。哦,原来,我们苏州的菜肴色香味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伊尹从调味开始,谈到各种美食,告诉商汤,要吃到这些美食,就要有良马,而要成为天子,就必须施行仁道。成汤大为惊奇,想不到一个陪嫁的奴隶晓得天下如此多的道理,天才,天才。索性免除他奴隶的身份,任为右相,又任仲虺(hui,第三声)为左相。

从此,在仲虺、伊尹的谋划下,汤积极实施强商。第一着棋是治理好内部,鼓励商统治区的人民安心农耕,饲养牲蓄,俗话说得好,抵外先要安内,内部事体也弄不连牵,像昆山个事体,轰隆一声,内部爆炸,那么,这点认等着吃个头。第二着棋是团结与商友善的侯国。在仲虺和伊尹的鼓动下,一些诸侯陆续叛夏而归顺商。

成汤经常率领仲虺和伊尹出外巡视四周的农耕、畜牧。有一次走到郊外山林中,看见在一个树木茂盛的林子里,一个农夫正在张挂捕捉飞鸟的网,是东南西北四面都张挂。待网挂好后,这个农夫对天拜了几拜,然后跪在地上祷告说,“求上天保佑,网已挂好,愿天上飞下来的,地下跑出来的,从四方来的鸟兽都进入我的网中来。”汤听见了以后,非常感慨说:“只有夏桀才能如此网尽矣!要是如此的张网,就会完全都捉尽啊!这样做实在太残忍了。”就叫从人把张挂的网撤掉三面,只留下一面。商汤也跪下去对网祷告说:“天上飞的,地下走的,想往左跑的,就往左飞,想往右跑的,就往右飞,不听话的,就向网里钻吧。!”说完起来对那个农夫和从人们说,对待禽兽也要有仁德之心,不能捕尽捉绝,不听天命的,还是少数,我们要捕捉的就是那些不听天命的。仲虺和伊尹听了以后,都称颂说:真是一个有德之君。那个农夫也深受感动,就照汤的作法,收去三面的网,只留下一面。这就是流传到后世的“网开三面”的成语故事。啥个?不是成语词典里网开一面么?现在要求依法办事,开的面少了两个!

诸侯闻到成汤的网开三面,说:“汤德至矣,及禽兽。”大家都认为汤是有德之君,可以信赖,归商的诸侯很快地就增加到四十个。商汤的势力也愈来愈大。

为了观察夏王朝的情况,伊尹向汤出谋,由他亲自去夏王都住一段时间,观夏的动静。一说,为了消除夏桀的疑心,商汤和伊尹还演了一出苦肉计,商汤亲自射伤伊尹,伊尹投夏;伊尹在夏朝为官,结交夏桀不宠爱的妃末喜,得到很多夏国信息,并策反夏国部分人员。二说,汤准备了方物(土特产)、贡品,派伊尹为使臣投奔夏国都。伊尹带着随从、驾着马车、驮着方物、贡品来到夏国都。但是夏桀不在王都理朝,而是在河南的离宫—倾官寻欢作乐。伊尹只得又往倾宫来朝见夏桀。夏桀见了伊尹后,只问了问商侯为什么要灭掉葛国,伊尹回答说:“葛伯不举行祭祀,商侯送给他牛羊他也不祭祀,又派毫人帮助他耕种,他不但不感激,反而杀害送饭的人。商侯见他是大王的诸侯,如此不仁,有损大王之威,才将他诛杀。”夏桀只得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伊尹又奏道:“商侯派臣下前来贡职,不知大王有何差遣。”夏桀不在意地说:“你先回王都住下吧!有事时再传你。”就这样伊尹在夏王都一住三年,而夏桀整天只知饮酒作乐,把朝政弃之不理。

伊尹将夏桀及王朝的情况观察清楚之后,就回到了商,向汤献计说:“夏自禹建国以来,已经历四百多年,夏王是天下尊祟的共主—天子。虽桀暴虐无道,民有怨恨,但在诸侯中仍有威信,故不能很快伐桀,只有等待时机再行动。”于是伊尹和仲虺商议后,向汤献了一策,就是不能急于出兵伐桀,还要蓄积更大的力量,继续削弱拥护夏王朝的势力,等待时机。汤接受了伊尹的主张,作了积极的准备。

在夏王朝的诸侯国中,自夏桀灭有缗氏以后,虽然叛离者不少,但拥护夏王朝的也还不少,忠实于夏桀的也不是没有。在东部地区就有三个属国是忠于夏桀的:一个是彭姓的韦(今河南滑县东),一个是己姓的顾(今山东鄄城东北),一个也是己姓的昆吾(今河南濮阳境内,一说在河南新郑境内)。这三个夏属国的势力都不小,他们所处的地区又与商较近。汤灭葛以后,又征服了一些不归顺商的侯国。但这三国执意以商为敌,他们监视着商汤的活动,还经常向夏桀报告。汤和伊尹、仲虺决心除掉这三个夏桀的羽翼。就在准备进征韦时,夏桀得知汤还在继续征伐诸侯,扩大商的势力,于是派使臣至商召汤入朝。在一个统一的王朝中,天子召见诸侯是经常的事,汤也没有拒绝就带领随从来到夏王都。夏桀得知汤已来到,就下令将汤囚禁在夏台(夏朝的监狱)。伊尹和仲虺得知夏桀将汤囚禁起来以后,就搜集了许多珍宝、玩器和美女献给夏桀,请求释放汤。夏桀是一个贪财好色之徒,看见商送来的许多珍宝、玩器和美女,非常高兴,也就下令将汤释放回商。

夏桀囚汤之事在诸侯国中引起了更大地恐慌,诸侯纷纷叛夏投商,多时同一天就有五百个诸侯到汤那里去任职,愿助汤灭夏。夏桀囚汤不但没有达到惩罚的目的,反倒加速了其统治基础的瓦解,更加削弱了自己的势力。而汤回商以后,见叛夏归商的人愈来愈多,就和伊尹、仲虺商议征伐韦和顾国的事。经过一番谋划和准备之后,汤和伊尹就率领了助商各方的联合军队,先对韦进攻。汤率大兵压境,韦连求援都来不及,很快就被商军灭亡。韦被灭,顾国势单,汤接着又挥师东进,乘胜也将顾国灭了。韦、顾二国的土地、财产、人民尽归商所有。汤还采纳伊尹的建议,停止朝贡夏朝以试夏桀的实力。伊尹又出谋说:“今年本应向桀入贡,且先不入贡以观桀的动静。”汤用其谋不再向夏桀入贡。当夏桀得知商汤又灭了昆吾,而不再入贡,又下令“起九夷之师”。此时九夷族(分布于东部,东夷的一部分)忍受不了桀的残暴统治,桀又反复无常,九夷的首领们也看出夏桀不会长久,纷纷叛离,不听调遣。

 伊尹认为此时可以出兵伐夏。汤和仲虺、伊尹率领由七十辆优良的战车和五千步卒组成的军队,集合各国军队,准备出征。出征之前,汤为了鼓动士气,向参加会战的商军和前来助商伐夏的各国的军队,宣读了一篇伐夏的誓词,汤说:“你们大家听我说,并不是我小子敢于随便的以臣伐君,犯上作乱。乃是由于夏王桀有许多罪恶,上天命我去诛伐他。你们大家都知道桀的罪在于他不顾我们稼穑之事,侵夺百姓农事生产的成果,伤害了夏朝传统的政事。正如我听见大家所说的,桀之罪还不仅是和他的一些奸谀臣子、侵夺人民的农事生产成果。为了他们淫逸享乐,还聚敛诸侯的财物,供他们挥霍。害得夏朝的人都不得安居。大家都一致的不与桀一条心,还指着太阳来咒骂他,何日灭亡,大家都愿同他一起亡。这已经是天怒人怨。桀的罪如此之多,上天命我征伐,我怕上帝惩罚我,不敢不率领大家征伐他。大家辅助我征伐,如果上天要惩罚,由我一人去领受,而我将给大家很大的赏赐。你们不要不相信我的话,我决不食言。如果你们有不听我誓言的,我就要杀戮不赦,希望你们不要受罚。”商军经汤动员以后,士气大振,都表示愿意与夏军决一死战。

联合军队迂回西进,夏桀调集了夏王朝的军队,开出王都。夏商两军在鸣条(今山西运城城安邑镇北)之野相遇,展开了大会战。夏军土气低落,人有怨心。交战时,正是雷雨的天气,商军不避雷雨,勇敢奋战,夏军败退不止。夏桀见兵败惨重,就带领五百残兵向东逃到了三朡(朡,音同宗,今山东定陶北)。三朡国是夏国的伯国,三朡王见夏桀兵败逃来,言要保夏桀,与商军决一死战。汤率商军东行,和三朡军在成耳(今山东汶上北)交战,结果商军打败三朡军,杀了三朡王,夺取了三朡王的财产。夏桀率五百残部向南逃走。汤和伊尹率军紧迫不放,夏桀逃到了南巢(今安徽寿县东南),商军追至南巢,夏桀又想从南巢逃胞,但是刚走到城门口就被商军捉住。汤将夏桀流放(有商军看管)在南巢的亭山。

汤和伊尹为了彻底消灭夏王朝的残余势力,又率军西进。因为韦、顾、昆吾和三朡这样一些较有势力而又忠于夏的侯国都被商汤所灭,商军在西进的路上就未遇到大的抵抗,很快就占领了夏都斟。夏朝的亲贵大臣们都表示愿意臣照于汤。汤和伊尹安抚了夏朝的臣民后,就在斟举行了祭天的仪式,向夏朝的臣民们表示他们是按上天的意志来诛伐有罪的桀,夏后氏的历数(注定为王的世代)已终,正式地宣告了夏王朝的灭亡。这一年大约是在公元前1750年至公元前1700年之间。

汤和伊尹在夏王都告祭天地以后就率军回到了亳。这时期商的声威已达于四方,诸侯、族首领纷纷携带方物、贡品到毫来朝贺,表示臣服于汤。就连远居西方地区的氐人和羌人族也都前来朝见。据说数月之间,有三千诸侯大会于亳。汤对前来朝贺的诸侯皆以礼相待,汤自己也只居于诸侯之位,表示谦逊。诸侯都表示臣服,汤才宣告就任天子。

天时地利人和,终于成就了一代天皇的伟业,商王朝的时代开始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