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鹞语世界

想飞,那爱的情线却把我牵住……因为,我深深眷恋这片土地……

 
 
 

日志

 
 

流经童年的胥江  

2014-10-17 11:2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为什么叫它胥江。从太湖的东岸入口,流到古城的盘门、胥门。流了几千年,一不小心流过了我的童年。

        这是一条怎样的河啊。在我家的门前,只是一条窄窄的水径。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它就跟我的成长息息相关。

        是母亲带着我去了踏渡,一个用金山石砌起的通向河水的台阶。她在临水的一级弯腰蹲着,淘米、洗菜、洗衣。她边做边说,淘米得把水浸漫在淘箩里,搓揉着米粒,把水蔽掉,再舀水过滤去米啧,一遍两遍的,直到箩里的水清澈,米就是干净了。洗菜也是一样,得一根根、一叶叶的在水里把杂物清除、漂洗。最难的是洗衣服,把衣服拿到石板上,压、揉、或者拿棒棒敲打,挤压出肥皂水来再在水里反复的搓、扯、拖、拉,漂洗干净的衣服梳理成条形,两手握住两端,相反方向拧紧,把水挤干。我在台阶上细细的看,想去玩弄,却被喝住:别下来,要掉水里去的!

       一年365天,哪怕是最严寒的冬天,母亲也都要去河滩边进行这样的洗刷。但冬天的水是刺骨的痛,十指连心,浸入水中,寒气直逼骨心。可是,母亲还得在我们面前笑笑,不冷不冷,手搓搓就暖和了。那时,我不懂,渐渐大了,自己有了感性体会,才知道那个痛的分量,不要说那内心感受,就看母亲冬天长满冻疮的手背和手指,就知道了一切,那肿得红红的暗色,却不是值得欣慰的景色啊。正是有了这样的洗刷,才有了每天我们生长的饮食。

       那时候的胥江水很清澈,不仅全家的洗刷全在河里,河水还是饮用水之一。有时候,我的大哥听着母亲的吩

咐,带着二哥去河里提水,倒进院子里的大缸里,来来回回十多次,把水缸灌满,母亲再往缸里放点明矾,一夜之后,缸底就沉淀了很多污垢,待到水用完的时候,一家人把缸倒过来,把那些污泥杂碎统统清除,再重新河里装水沉淀待用。就是这胥江水,清晰而甜润,灌溉了镇外的农田,也灌溉了我们的童年。

        春风化雨的日子,胥江是最美的。站在河边,看见对岸的翠柳爆出翠绿新芽,像在河上挂满的流苏,和煦的风儿吹啊吹着,轻轻的把它们拂起,又轻轻的放下。远处的农家放养着许多的鸭儿,它们踏破清澈,在水面上悠然的走着,不时的嘎嘎的叫唤着同胞。

       夏花盛开的时候,胥江开始活跃喧闹起来。小伙伴们忍不住脱去衣裤,扑通扑通的争先恐后跳入水中,打水仗,扑水花。可惜啊,我这个旱鸭子从小听着母亲的教导,不敢去河里嬉戏,只能在岸上看着水花翻溅,笑声四扬。好是羡慕啊。只有在那个乘风凉的夜晚,我们这些伙伴们拿着小凳子,坐在河边,拿扇赶着蚊子,各自戏说着自己的见解、故事。好在我读书可以,也知道些故事,渐渐的就成了他们之中讲故事的人,也因为肚子里没有太多故事,就开始了搜索那些可怜的杂志书刊,再编些故事,每晚应付着伙伴的催促,度过了美妙的时光。

        后来,我们长大了,离开了,后来,胥江的水不清了,不能再喝再洗,母亲的老屋里通了自来水,她也再不用弯腰在河边,在河面上为了生计而划开水花。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